《重生之商女为后》小说全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

重生之商女为后》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【小牛小说】微信公众号,打开微信>添加朋友>公众号>搜索【小牛小说】,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(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),便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
重生之商女为后》简介:年少无知,空有美貌,错付痴情,嫁与伪人,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。然而,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,他回报她一柄屠刀,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! 死不瞑目,一朝重生,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,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! 背叛她?那就去死! 欺辱她?那就别活! 跟她玩心计?将计就计虐死你! 跟她比狠毒?送你全家下地狱! 跟她装无辜?凤眸微睁,你算老几? 

0-temp-201808-15-1534319477120.jpg

第008章 顺水推舟,反败为胜
  

  慕云歌快步回到屋子里,立即点了个火折子,查看地上有无血迹。还好,这个男人走的时候处理得不错,虽然还有淡淡的血腥味,不过地上的血迹是半分也没有的。前厅的佩欣还睡着,是被那个男人点了睡穴。她倒不担心一会儿动静太大,佩欣醒不过来会露出破绽,连走的时候都会处理好血迹的人,不会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。

  她握着手中的衣角,心中已经有了对策。

  快步走到抽屉里,将佩欣之前给她准备的香露滴了两滴在地上,很快,屋子里就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,血腥气几乎是闻不到了。

  她做完这些,将自己的披风按照原样搭在屏风上,放下帘子深呼吸,装出熟睡的样子。

  才不过几个呼吸间,就听到房门外有脚步声,随即,就是周大夫人的声音:“这里是慕小姐的房间,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有下人回禀:“回夫人,小的们刚刚巡逻的时候,发现有道黑影翻进了院子,又刚好在慕小姐院子外发现了脚印,怕慕小姐出了意外。”

  “刺客?”周大夫人沉吟了一下,脸上现出了担忧,眼中却闪过一丝兴奋地期待:“既然这样,你们可要好好的搜一下,别让刺客惊扰了慕小姐!”

  娘的计划关键一步,就在今晚,只要那个人出现在慕云歌的房中,不,他只要进了慕云歌房中,按照她先前的布置,就可以一步一步收网,将整个计划进行得滴水不漏!

  毕竟,再没有什么,比这么多双眼睛看到的证据,更来得让人信服了!

  周大夫人跟随后赶到的徐夫人对视一眼,两人眼中都涌出了得意。

  事情到了这一步,再装睡就不合情理了。

  “佩欣?”慕云歌睁着眼睛,用一种慵懒困顿地声音喊佩欣:“佩欣,你去看看,门外是什么人?”

  黑暗中,她的嘴角翘起,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姿态!

  周大夫人一听她说话,连忙扬声说:“云歌啊,府里来了刺客,快些起来,让侍卫们看看。刺客狡猾得很,可别伤着了你。”

  “啊,刺客!”慕云歌一声惊呼,慌忙跳下来,胡乱的扯了一下屏风上的披风。

  用力过度,屏风被她大力拉扯,砰然倒地。

  这一声巨响将佩欣吓得狂奔进房间,屋外周大夫人和徐夫人面露喜色,嘴里却担忧地大叫了一声:“云歌!”

  两人不约而同地一把推开房门,带着数十个家丁冲了进来。

  月光下,慕云歌穿着整齐,和衣站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倒地的屏风。

  周大夫人和徐夫人对视一眼,脸上都有疑惑之色。

  那个人……怎么没有在房间里?

  慕云歌将两人的神色瞧在眼里,心中嘲讽,脸上却是一副恐惧不已的神情,手紧紧的抓着佩欣,声音颤抖:“有刺客?那你们可要仔仔细细地搜一下啊!”

  “对,给本夫人好好地搜,任何可疑物品都不要放过!”周大夫人压下心中的疑惑,也连忙说。

  她是弄不明白,为什么这个时辰,那个人没有按照约好的话出现在这里。但是不要紧,她先前也有布置,就算人不在,有她早些安排的那些衣物,凭着她一张嘴,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……

  可是,又一次让她失望了,房间里别说男人的衣物,就是一根多余的头发也没有。

  慕云歌将这两人的不甘都看在眼底,心中冷笑连连。

  她们肯定不会知道,傍晚她一进这个房间,第一件事就是跟佩欣一起,将房间里任何关于男人的东西,都打包藏了起来。至于藏的地点……慕云歌又是一阵冷笑,这一窝子女人联合起来想害她,那她就不客气了!

  想到这里,慕云歌立即一声惊呼:“艺梦表姐离我不远,要是真的有刺客,闹了这么久艺梦表姐都没醒,只怕是……”

  周大夫人脸色立即一白。艺梦和这个死丫头房间离得近,难道那个人搞错了?

  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才好!

  周大夫人再也顾不得什么,当先往周艺梦的房间跑去。

  等到看到周艺梦安稳地睡在床上,周大夫人刚舒出一口气,就看见慕云歌惨白着一张脸,指着窗柩惊恐地叫出了声音:“血……血……”

  这一声,顿时把周艺梦吓了个半死,也让跟来的家丁全部都看到了窗台上的点点血迹。

  因是衣衫不整,周艺梦不方便起身,只得缩在床上。

  佩欣凑上前去看了看,回头用不低的声音对慕云歌说:“小姐别怕,不是刺客,应该是哪个手脚粗笨的奴才收拾屋子的时候,不小心擦伤落下的血痕。”

  “胡说!”慕云歌抖着嗓子往周大夫人身边蹭,一边蹭一边说:“这血迹明明是新的,大半夜的,什么奴才会跑到梦姐姐的房间来收拾屋子?分明……分明是刺客!”

  “小姐,要说是刺客,府邸里肯定会有人员伤亡,可大家都好好的,肯定不是刺客啦!”佩欣再接再厉地安慰慕云歌,“说不定是哪个家丁偷溜出去玩,半夜才回来,不敢惊动人,只好偷偷摸摸的,结果反而造成了误会呢!”

  听了佩欣的话,慕云歌终于将信将疑地舒了一口气:“真的吗?”

  佩欣自然是重重点头,见慕云歌吓得脸色都变了,不由自主地有些不平:“也不知道是哪个下人,胆子这么大。这府里也没规定半夜回来要受罚,大门不走非要翻墙,又不是偷人,搞得这样见不得光。”

  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

  这话一出,周围家丁的眼神都变了。

  巡逻的在外围围墙边也发现了血迹,在周二小姐的房间外也发现了血迹,这也太巧合的一点。

  而且,这刺客自从进了院子就不见踪影,周二小姐又至始至终都不肯下床,莫不是有什么古怪?

  莫非真不是刺客,而是有什么人跟周二小姐约好了,要夜半无人时偷偷相见?

  周大夫人气得脸色煞白,恶狠狠的瞪着佩欣,就要发作。

  慕云歌立即适时的挡在佩欣跟前,捂住嘴巴,惊恐的看向床边,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喊了一声:“啊……我,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  床栏的帐钩上,静静挂着一条细细的布料,那色泽一看就不是女人衣服上撕下来的。

  大家都盯着那布条看,一个个脸上表情各异。

  周大夫人和徐夫人脸色惨白,周大夫人更是担忧——她想到了不好的方面,生怕女儿出了什么意外,连忙扑到床边,低声问周艺梦:“艺梦,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?”

  “没有啊?”周艺梦自己也吓着了,可她一直睡着啊,真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。

  周大夫人又不确定地到处看了看女儿,周艺梦除了衣衫凌乱点,看起来真的完全无恙。

  她这才安心,不料一转头,就见一众家丁正暧昧不明的盯着周艺梦的床帐瞧,那目光中的怀疑和鄙夷,直接就刺痛了她的心,成功激怒了她:“看什么看,这是小姐的闺房,还不给本夫人出去!一群没用的东西,这么一大群人,找个刺客都找不到!”

  家丁们自然不敢说什么,纷纷退了出去。

  慕云歌耳朵尖,听见一个家丁小声地嘀咕了一句:“到底是刺客还是情人,还很难说呢!”

  她低低一笑,相信过了今夜,周家会在金陵出了大名。

  她倒要看看,周徐两家在今夜这一出众目睽睽的大戏之后,要如何陷害她慕云歌半夜偷人?

  这一场仗,虽然在意料之外,但她赢得轻松漂亮!

  人散得差不多,慕云歌也要离开,不过她有别的主意。

  她的房间是肯定不能回的,她怕周徐一计不成,另有狠招。

  慕云歌双眼含泪,怯生生地向周大夫人要求:“舅娘,云歌有些害怕……云歌,云歌想跟艺璇姐姐一起睡!”

  “那怎么行!”徐夫人的第一反应是反对。

 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,情况跟她想的有点不一样,但她要她放任眼前大好的机会不用,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  “也好,让云歌跟艺璇一起睡吧,女孩子在一起比较聊得来。”周大夫人却拉了拉徐夫人,含笑着同意了,还吩咐周艺璇:“艺璇啊,你要好好照顾云歌,她怕黑,又受了惊吓,夜里只怕睡不安稳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周艺璇心中老大不情愿,碍于娘的吩咐,只好伸手来牵她,带她回房。

  手掌相错,慕云歌的手落在周艺璇的手腕上,摸到了她细细的皮肤,自然也感觉到了皮肤下的脉动。

  慕云歌仿佛被烫了手一般,猛地缩回了手去。

  这种时而低沉,时而欢动的滑脉,竟然是喜脉?!

  夜色黑沉,没人看到她眼中那股疯狂得快要压不住的嘲讽,还有深埋其中的……恨意!

  原来……原来是这样!

  前世的自己,一直弄不明白的一件事,竟然在今夜弄明白了。

  怪不得徐家这么着急要退婚,怪不得徐家刚一退了她慕家的婚,就急急娶了周家大小姐。原来这两人早就狼狈为奸,珠胎暗结。怪不得周徐两家恨透了她慕云歌,原是她阻了周家的富贵路,断了徐家的子孙缘!

  周艺璇感觉到她的异样,关心地问她:“云歌妹妹,怎么了?”

  慕云歌低笑,抬头望了望天,笑容寂静:“没什么,好黑啊,我怕。璇姐姐,咱们快走吧!”

  她的心,彻彻底底地寒了。

0-temp-201808-15-1534319494808.jpg

第009章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
  

  慕云歌握紧拳头,暗暗发誓:这些背叛了她慕云歌的人,她一定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!

  周艺梦的房间里,此时正酝酿着另一场阴谋。

  下人的议论声,周艺梦自然也听到了。

  她一个女孩子家,乍然被人说得如此不堪,心中十分难受,等人一走,忍不住就呜呜哭泣起来。

  周大夫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周艺梦房中看到血迹和布条,女儿又哭得她心烦,不由没好气地怒骂: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!有那闲工夫哭,不如给我好好想想,今晚是怎么回事!”

  “别说艺梦了。”徐夫人打断她,“东西明明都放在慕云歌的房间里了,怎么会没有搜到?还有,刚刚为什么要同意她跟艺璇在一起,这样一来,咱们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周大夫人冷笑:“为什么要同意?东西没有在慕云歌房间里搜到,就证明这丫头已经起了疑心,她虽然相信我们,却也不蠢,再布局只会适得其反,还不如反过来关怀她,消除她的疑心。只要她对我们没怀疑,后面的事情,自然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去,只怕还想着要依赖我们,来还她清白,到时候……”

  她这样一说,徐夫人也立即明白过来,两人相视而笑。

  “那接下来,还按原计划进行?”徐夫人有些拿不定主意,晚上的事情进行得不顺利呢!

  周大夫人点头:“我白天注意看过,王宝已经得手了。到时候,也不怕这盆脏水扣不到慕云歌头上去,你只管放心好了。”

  得了周大夫人的承诺,徐夫人也长舒了一口气:“既然这样,我可就等着抱孙子了!”

  小小的屋子中,三个女人得意地笑了起来……

  第二日回慕府的马车上,佩欣觉得十分奇怪:“小姐,你说昨晚那个,真的不是刺客吗?奴婢瞧着,周二小姐看到窗台上的血迹,可是脸色都吓白了,不像是装的。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?”慕云歌笑得格外轻松:“咱们管那么多干嘛,没事瞎操心。”

  佩欣也笑了:“小姐说得是呢,只要不是伤害小姐,奴婢才懒得管!”她脸色一沉,有些郁郁地:“不过奴婢总觉得周大夫人有些古怪,好像巴不得那个刺客就出现在小姐的房间里一样!”

  慕云歌低着头含笑,并不说话。

  别院遭遇刺客的事情,肖氏自然也是听说了。

  车驾刚到慕府,肖氏就红着眼眶出来了,先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云歌,才松了一口气,只是送周大夫人和徐夫人的时候,语气已经不如昨日那般殷切了。

  女儿不过是跟随周大夫人去别院一晚,就发生了刺客,还搜查了房间……且不说周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,光是夜半无人时带人搜查女儿的房间,于未出阁的女儿家声名有碍,她不相信周大夫人想不到这一点。

  这一根刺,是在肖氏的心中埋下了!

  慕云歌自然觉察到了肖氏心中的想法,她乐见其成,自然也不会去点破。

  只是她还是低估了周徐两家,过了几日,市井之间还是传出了不好听的传闻。

  肖氏也委婉地来问过慕云歌:“云歌啊,那日你跟你几个表姐去别院玩,可曾遇到什么人,丢了什么东西?”

  “没有啊?”慕云歌一脸迷茫:“云歌一直都跟着周舅娘。”

  佩欣也在一边说:“夫人放心,奴婢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姐,小姐的东西也是奴婢一直收着的,奴婢回来的时候清点过,绝对没有少过哪怕一根丝线!”

  佩欣向来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这下子,肖氏放心了。

  只是,她想起市井上最近几天的流言,还是心里不安起来。

  女儿不过出去一夜,怎么就有人说女儿跟人私定终生,还交换了信物呢?

  她的云歌一直举止端庄,在闺阁女子中也一直是佼佼者,女儿的礼仪规矩都是她教的,市井上的那些流言根本不像是女儿会做出来的事情。

  她看着女儿至今还有些萎靡不振的脸,不由大为心疼,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:这些肮脏事,还是不让女儿知道的好。后日慕家花会,定要跟那周大夫人说说,让她们为女儿作证,还女儿一个清白!

  “娘,怎么了?”慕云歌见肖氏不说话,歪着脑袋凑过来,轻柔地给她按摩肩膀。

  “大小姐,你不知道……”玉珊心直,险些就说了出来。

  肖氏连忙给她使了眼色,阻止玉珊说出去,转头拉着慕云歌的手,柔声说道:“云歌,你身体不好,花会就在屋子里好好歇息,娘会让瑾然过来陪你,好不好?”

  她也真是怕了。

  这几日流言越传越难听,她怕云歌听了受不了不说,更怕徐家会借着明日金陵有头有脸的贵族夫人都会来,趁机对慕家发难,死活要退婚。如果云歌在场,只怕会下不来台。

  “不要!”慕云歌脱口而出,想也不想地拒绝:“娘,后日书晗也会来,女儿答应了她,要陪她看梅花的。”

  不去?怎么可能,可是有一场好戏!

  她若不到,这戏唱起来就不那么精彩了。

  她这话倒也不全是借口。慕云歌口中的书晗,就是安伯侯府的小姐陈书晗,也是慕瑾然十分要好的朋友陈书文的亲姐姐。陈书晗秉承家中祖训,甚少抛头露面,后日难得出来,她自然是要多陪陪陈书晗的。

  慕云歌见肖氏神色为难,眼珠一转,笑嘻嘻地问道:“娘,到底怎么了,你说给女儿听吧?”

  肖氏经不住她缠,想起后日女儿要面对的种种,本来打算坚定不告诉云歌的心,还是动摇了。

  慕云歌其实早就知道这些,听罢,假装苦恼了一下,忽然明眸一亮:“娘,你别担心了,那日去别院,云歌、周大舅娘还有徐夫人以及几个表姐,都跟云歌在一起。徐夫人也是个明理的,不至于冤枉了女儿;最不济也还有舅娘和表姐,只要她们后日肯为女儿作证,一定可以还女儿一个清白。”

  肖氏的眼睛也亮了:“前几日娘给周府投了拜帖,不如咱们今日就去周家,事情提前说,也好让她们有个准备。”

  慕云歌靠着肖氏,软软糯糯地回答:“都听娘的。”

  肖氏果然说做就做,下午就带着慕云歌去了周府。

  慕云歌临出门,特意将佩欣叫过来,吩咐了几句话:“佩欣,你堂哥在西巷市井混得好,你今日不必跟着我,有件事交给你去办!”

  “什么事?”佩欣眼睛亮亮的。

  慕云歌勾起嘴角:“让你堂哥想个法子,把别院闹刺客,周二小姐房间里发现男人的东西,以及徐家上门退婚的事情给我传得沸沸扬扬!”

  佩欣早就看不顺眼这些人,重重点头,伺候了慕云歌出发,径直去找她堂哥宋刚。

  一下马车,慕云歌就瞧见周老太太在周大夫人的搀扶下,两眼红润地等在那里。肖氏一过来,她的眼圈红得更厉害,直拉着她的手哽咽:“清婉,你已经好久没来看姑妈了!”

  一席话,说得肖氏又是感动,又是内疚。

  她自嫁来金陵已经十几年,爹娘也故去,唯一的妹妹又离自己挺远,心里早已经将姑妈当做自己的至亲。这么大冷的天,还劳烦姑妈在门口等着,肖氏如此孝顺,必定十分不安。

  慕云歌在一边冷眼旁观,默不作声。

  没有人看到,慕云歌的眼睛里,一片幽深,嘴角的笑意格外森寒。

  周老太太拉着肖氏说了几句,又伸过手来拉慕云歌,抹了抹泪道:“我光顾着说话,竟忘记了云歌。瞧瞧这模样,又俊了些。”

  “瞧姑奶奶说的,前几日才见过,哪那么容易又变了。”慕云歌乖巧地行礼,眨着眼睛故作天真。

  周老太太面上的笑容一僵。她本来就故作热络给肖氏看,哪里会是真的夸慕云歌。

  慕云歌见好就收,不过一顿,就接着说:“云歌倒是瞧着姑奶奶气色比前几日更好了,想来是舅妈和表姐们伺候周到,这才是姑奶奶的福气呢!”

  周老太太的脸色立马就缓和了。

  她瞧着慕云歌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,想起大媳妇说计划失败,慕云歌可能起了怀疑,她就不信了。

  慕家这丫头才十三岁,哪有那个能耐破她的计谋?

  那晚的事十之八九是意外。

  想到这里,心中轻视见长:慕云歌也不过跟她娘一样,光长了张脸,没长脑子。

  不过这样正好,若是都长了脑子,她养着这一大家子,要想从慕家拐着弯子拿银子,也就不容易了!

  周老太太想到这里,立马做出一副心疼的样子,拿着手绢擦了擦眼角,眼泪就落了下来:“这孩子……怎么这么招人疼?清婉,这些天我也听说了,不知道是哪个该天杀的,竟然说出那些个难听的话来。哎哟,可怜我的好孙女,要是被人毁了声誉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她一抬手,慕云歌就闻到了她手绢上的生姜气味。

  听了这话,她更是想笑。

  不过面上,是万万不能笑出来的。

  只见慕云歌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,柔软带着几分哭音:“姑奶奶说得是,魏国最看重女子的名节,这些人的用心真是邪恶。不过云歌也有些奇怪,明明是在梦姐姐的房间里发现血迹和布条的,怎么就成了云歌与人私通?”

  身边的肖氏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,脸色煞白,看着周大夫人的目光中也带了几分怀疑。

  这一段,她可没听云歌提起!

  云歌又笑吟吟地补充:“还好老天怜惜云歌,竟给了云歌周大舅妈和几个表姐作证,可见恶人定不能得逞!”

  心怀不轨地周大夫人和周老太太,这才松了口气。


本小说已出全文,继续阅读请点击《重生之商女为后》获取更多内容吧!
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如想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小牛小说 回复《重生之商女为后》(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)即可免费阅读全文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gteach.com/?id=13806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